汇聚文学 > 修真小说 > 修仙进行中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抢宗
    府门上方楼牌上的旧府名“丌清”二字已抹去,只待添上新府名。

    要是哪方想发难,这会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旧府名被撤下,代表着丌清上府已不存在了,抢地盘也是从止水上君手上抢来的,不担负灭宗的大因果。

    琉心忍不住传音给琉令上君,“梅台和邬明两家与止水上君私下做了交易的事,看来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梅台上府和邬明上宗两家紧挨着丌清上府,在丌昭上君殒落之后,对丌清上府的觊觎可以说摆在了明处。

    从大典一开始,各家都在看两家会有什么动作,可让众人失望了,梅台上府和邬明上宗到现在都表现正常,送上的贺礼不比哪家重也不比哪家轻。

    琉令上君道,“不是空穴来风。有那位太上府尊在,两家有心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?”各府不会坐视梅台上府和邬明上宗独吞和瓜分了丌清上府,但也不想看三家私下结盟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静观变。大典没事不意味着开府真就成功了。那位玉离宗的林千蓝,既然万里迢迢来了,不会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让琉令上君看好的是,玉离宗的浮空仙舟上到靖天域之后,虽行事低调,但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,这说明玉离宗对丌清上府有势在必得之心。

    尉迟上府所在桃花云上。

    尉擎又扫了眼武栾府几人,传音问道,“父亲,玉离宗是放弃了?”

    武栾府的宴台后,仅有可怜的三个人,少府君武贤和身后的两个化神随从。

    仅来了少主的势力不算少,都是些三流的势力,知道以自家的势力,来了也分不到什么好处,但收到请柬又不能不给止水上君面子,便只派少主带来了贺礼。

    尉章上君八风不动,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正当众修在为丌氏族人的没落唏嘘时,变故顿起!

    从琼秀峰后方的上空垂落下数百个巨大的触手,每个触手少说有二三百米长,触手朝下的一面密布着黑灰的吸盘,吸盘上能吞下一个人的大口不停地一张一合,甚是骇人。

    数百万众的修士,认出触手主人的不少,“千手海妖!”

    琼秀峰上的人反应不可谓不快,止水上君身边一位仙君遁到千手海妖前,喝道,“是何宵小!”

    大喝间,数百道的长绫卷向千手海妖。

    此人的经验可谓老道,对付千手海妖的柔韧灵活的触手,不能以钢克柔,以柔制柔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刺目的紫!

    天降紫雷,劈向了这位仙君。

    雷速多快!紫雷又来的突然,也正置这位仙君正出手间,觉察到却也来不及避开了,被劈个正着,周身的防御跟泥糊的一样层层破开,身上仙灵器级的法衣也被毁损。

    紫雷落的太快,大多数修士刚看到银光,雷已经落下了,听到雷鸣声,那位仙君的法衣已一半焦黑,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这时才后知后觉,能一招令一个仙君受重伤,紫雷决不是普通的法术雷!

    身在内府里的修士感受更深,因为空中还弥留着由紫雷带来的浩瀚天威!

    这晴空万里的,没有一点劫云,不是谁渡劫,那这劫雷就是人为施放的。

    都想到了止水上君成名的法宝。

    修为稍低点的根本什么都没看清,以为真是止水上君的天雷杖施放的劫雷,问题来了,为何止水上君会对自己人出手!?

    难道千手海妖是止水上君奉养的?是止水上君的奉养的为啥会跑来捣乱大典?这个鸿蒙族是没吃饱还是吃撑了?脑洞不够,寻求正解!

    正解很快有了,雷声呼啸,劈向的是千手海妖,这回才是止水上君出的手!转念间,受重伤的仙君已回到琼秀峰上,立在半空的是手执一个木杖法宝的止水上君。

    天雷杖!天雷杖施放的劫雷紫中带金,是紫金雷!天威更胜之前的紫雷。

    千手海妖却没有遁逃的样子,只庞大的身躯往下一沉,都以为千手海妖要挨一回雷劈了,谁知紫金雷落是落下去了,可落到千手海妖上方旋即消失!

    “又一个天雷杖!”

    在紫金雷消失之处,有一个女修,站在千手海妖的上方,手里同样执着一个木杖,而这木杖的外形,除了短些,跟止水上君手里的一样!

    千手海妖的个头太大了,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之前以又有千手海妖的触手遮挡,只有极少数的人看到紧跟在千手海妖后面出现的女修,看到紫雷是由女修施放出的。

    千手海妖身躯沉下之后,女修暴露在众人眼里。

    大典被对方打断,止水上君却没失了温儒风范,沉声问道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女修是何人,下方琉岳尉迟淳于三家上府的少府君认得清,“是林千蓝。”

    看到林千蓝手里的木杖,三家的府君的惊讶程度不弱于其他人。止水上君能守住丌清上府,跟他手里握有天雷杖分不开。

    天雷杖能吸收劫雷,可助人渡劫,谁敢说自己渡劫就一定不需要外力相助?

    止水上君的天雷杖来历不明,都以为世上只有这一件,这猛得又出来一个。

    故意使出劫雷,她成功引出来了赵成瞿,“玉离宗,林千蓝。”

    木杖从止水上君从中飞出,化成数丈,连连数道丈粗紫金雷疾向林千蓝!

    林千蓝手中木杖也飞到半空,也化成数丈大小,迎向紫金雷。

    紫金雷象是有绳线牵引般,都落到了林千蓝的木杖上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林千蓝道,“该我了吧。”一条赤色雷蟒怒吼着吞向止水上君。

    止水上君的做法与林千蓝如同一辙,木杖迎向雷蟒,雷蟒为木杖所收,但附于雷蟒之上的天火没消失,止水上君以空间冻结术驱散了天火。

    各方看客真是增长了见闻!但有见地看出了两个木杖的高下,止水上君的,不如这位仙君的。

    他人能看出来的,一试之下,林千蓝和止水上君也都各自有了数,虽想法迥异,但都做出了同样的举动,收起了木杖。

    止水上君再沉声问,“你来此何为?”

    林千蓝不疾不徐地说道,“问我来这里做什么?这不明摆着吗,占地盘,从现在起,这个无主之地归我玉离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处为我灼华上府,怎说是无主之地。”

    林千蓝挑起一边眉角,“府门的楼牌是空的,怎么不是无主之地了?”

    有人呼喊,“那是……阵台!”

    出现的变故不止一个,只是都被千手海妖和紫雷吸引过去了,上空多出的那六个青色的圆台没那么抢眼罢了。

    圆台有半丈高,三丈大小,上面刻着繁多的灵纹,怎么看都是个远程传送阵的阵台。

    可这类阵台都是固定安放在一处,怎会突现在半空?

    一直注意着武栾府动静的尉迟三家看到了六个圆台的来历,是玉离宗的两个化神修士抛出来的。

    有人看热闹,有人看门道,三家都是看门道的,玉离宗给他们带来的惊奇真是一宗又宗,移动的传送阵常见,可那都是短程,从没听说过有人能炼制出可随身携带的远程传送阵的!

    三家府君暗中迅速做了商议,决定了立场。

    这会确定是阵台了,因为每个圆台上都波纹晃动,圆台上多了许多修士,看衣着是同属一方势力,结合这位自称玉离宗林千蓝说的话,这些修士都是玉离宗的人。

    这玉离宗真是敢干!公然来抢占他人宗府,太嚣张了!

    在这里的可还有其他的府宗,可还有其他府宗的上君在!几个上君要是一起出手,灭玉离宗的这些人就是挥挥手的事。

    众修所想的不错,已有上君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想相助止水上君了,是邬明上宗的阎牙宗主,和梅台上宗的梅画府君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两人刚有异动,阎牙宗主为尉章上君相阻,“阎牙宗主,我们还是置身事外的好。”

    牵制梅画府君的是琉令上君,“若是梅台上府插手,我三家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淳于府的府君看住的是与止水上君走的近的几个三流府宗,一一警告过去。见邬明上宗和梅台上府两家不动,这些三流宗府便没人敢当出头鸟。

    要涌动的暗潮没等涌起来成明潮,转眼就被摁下去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三流府宗,是真心的愿意当看客,见五方大势力坐得稳,他们都舒口气,也稳坐着不动。

    在府地的众修眼里,桃花云上的各宗各府遇事不惊到值得记入典籍了。

    上空,对立的两人还在对峙交流中,止水上君的养气功夫真是可以,听到林千蓝嚣张的可以的话没有当即暴怒,只是声音多了些凌厉,“你手中木杖何来!”

    林千蓝道,“你的从哪里来的,我的就从哪里来的。区别在于,你的是抽了妖修道侣的筋硬抢的,我的是你那位侥幸没死的妖修道侣赠与的。”

    百万声以上的哗然!

    众所周知,止水上君的道侣是丌昭上君,而丌昭上君是人族。

    止水上君的妖修道侣是哪个?

    信息量太大了!

    要是对手是别的什么人,林千蓝只会上来就打,不会说这么多,成事者,才能为王,嘴上占的不叫上风。

    可从赵成瞿所做的种种看出,他非常注重名声,那林千蓝就揭去他的这张虚伪的皮!不为桃木妖出口恶气,也要为被赵成瞿伪君子行径恶心到的自己出口浊气!

    什么儒雅,她只闻到一股酸腐的臭味!杀人就杀人,夺宗就夺宗,敢作敢当,装什么有情有义!

    不过,她可不会提丌昭上君,她与丌昭上君素不相识,是不是赵成瞿杀的都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再则,她要是提了,被人误会她也是为丌昭上君报仇的就横生一个枝节,那夺来上府归谁?没看她都没让闇卿卿露面吗,毕竟闇卿卿有个丌昭上君侧卿的名义,虽然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“信口雌黄!”止水上君做出了最有利的应对,不多辩论,释出覆岳倾海的气势辗压向林千蓝!

    林千蓝不会单独跟他硬拼,银影一晃,涂白月拦下了止水上君的气势。

    止水上君一动,原丌清上府现为灼华上府的众修都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离宗的众人不比他们动的慢,弟子源源不断地被传送过来,由丘屠赫、封三十九以及宗内一个新成就的仙君率领,杀将过去。

    有意无意地,双方交战的地方避开了琼秀峰的峰巅,将各方势力置到了局外。

    前方战做了一团,后方也不是一片平静,只不过外面的人看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前方有六个阵台,后方有十个,为首的有腾二、柳折鹿、沐云澈、万景呈和另两个宗内新成就的仙君,目的是夺取各峰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变故初起,府地内曾起过一阵子混乱,修为低的修士当多数,怕有命看热闹,没命看到底,成了炮灰,往外逃的人不少,还好因大典的原因,府地的禁制大开,想离开的都能离开,没有发生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等真打起来了,见战局都只在内府,保护内府的禁制现在倒成了保护他们的屏障,府地内的混乱自己平息了。

    夺府大战的结果事关他们自身,见波及不到自己就都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玉离宗是何方神圣,如此强大的宗门,怎么从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不怪在众修眼里玉离宗强大,这次玉离宗是倾宗而出,宗内的修士有一个算一个,都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六千多弟子人数不占优势,但这些弟子都是优中选出的优,加上有时光壶的这个超级作弊器,这么多年下来,修为最低的弟子也是元婴中期,大多数都是化神修士,单论高阶弟子的数目,在各上宗上府中也不算弱。

    “有毒!”

    大战开始不久,峰下普通的府修一片片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放毒的是乌鱼子。

    乌鱼子那会的身躯往下一沉,不是乱沉的,它落到了峰下数万普通府修的上方,为的就是下毒。

    丌氏族人被止水上君清理的差不多了,这些普通府修没有灭杀的必要。

    可他们现在身为灼华上府的府修,多数都不会袖手旁观,一旦加入战局,哪怕修为不高,数万人也是有左右战局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乌鱼子只是毒晕了这些人,没有毒死。

    立宗需要吸纳大量的弟子,这些人是弟子来源之一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 汇聚文学 www.hjwx.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jwx.net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jwx.net/wenxue/1294/1373886.html